设为首页 收藏西ManbetX手机版登录

四川成都西ManbetX手机版登录户外俱乐部

查看: 1461|回复: 0

风雨中,挖冬虫夏草的人们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6-23 10:43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免费注册

x

冬虫夏草是西藏著名而神秘的特产,特别是那曲地区出产的冬虫夏草,是公认品质最好的,身价也最高,主要因为那曲地区是“世界屋脊的屋脊”,生产虫草的区域海拔多处于5000米以上的雪线之下,气候条件恶劣,却又最适合冬虫夏草的生长。受惠于冬虫夏草这一天赐名产,虫草产区的藏族群众成为西藏农牧区收入较高的群体。

2008081511090420.jpg

每年的5月中旬到6月中旬,是西藏冬虫夏草采挖的季节。这个时期的江南已经进入夏季,气候转为炎热,可在那曲地区,雨雪天气仍十分频繁,当地藏族群众对此却很高兴,这是有利于虫草生长的。

640.webp.jpg

由于牧民长期逐水草而居,居无定所,因此并无固定村名。直到近年来,藏族群众才逐步过上了定居的生活,村落也相对稳定下来。为了便于记忆和管理,以编号作为村名。我所赴的这个虫草采集地,便是达萨乡12村。这里除了十来座固定的泥房外,更引人瞩目的,是零星搭建在山下的几十个帐篷,这是该村村民的虫草采集点。原来,由于西藏区域广阔,往往一个村的面积就达数百平方公里。这样一来,许多村民家里到虫草采集点的距离十分遥远,加上道路颠簸,天气恶劣,来往很不方便,因此只能在虫草采集地附近专门搭建帐篷,在此吃住,等虫草采挖结束再撤走回家。这几十个帐篷,便是本村路途遥远的藏族群众搭建的。

到了12村不久,下起了雨,而且越下越大。我们赶紧躲到一户牧民家里。热情而朴实的藏族主人拿出家里最好的牦牛肉和酥油茶招待我们,还拿出昨天和今天采挖虫草的“战利品”让我们观赏。他家4口人,虫草主要靠两个小孩采挖,一个10岁,一个12岁,两天共挖了55条,按照当时收购价,收入应有5000元左右。问他们大人为啥不去挖,他说有小孩挖就够了。

640.webp (1).jpg

雨停了。在家里避雨的藏族群众重新拿起采挖虫草的小锄头出门,我们一行便也跟着他们一块往山上走去。山就在村落对面,巍然高耸,顶上还铺着厚厚的积雪。采挖虫草的藏族群众多数是妇女和小孩,孩子们见到我们,先很是拘束,看到我用照相机对着他们,便躲藏到房屋或大人的背后去,好长时间才探出头来察看“敌情”。但没过多久,他们便似乎感到我们的友善,大着胆子蹦跳到我们面前,喊着“照相、照相”,我们便欣然给小家伙们留下了调皮可爱的瞬间。

到了山腰,回看山下的农房与帐篷已经变得很小。这里的山脚海拔就有4800米,我所在的山腰,海拔估计超过5000米,而山上早已有许多藏族群众匍匐着在寻觅虫草。山坡上的草甸刚开始由黄转绿,新草正在萌芽,冬虫夏草这一神奇的东西,就潜伏在这一望无际的草甸中,它的虫体藏在泥土内,只有草体露出地面,与其他的草混杂在一块,极难辨认。我们睁大眼睛,凝神屏息,也伏下身子学着藏族群众们在草丛中搜寻虫草,不一会儿就感到腰酸背痛、头晕目眩,却连一根虫草的影子也没看到。直起身子看着连绵起伏的草甸,不由得摇头叹气。

这时,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兴奋的喧闹声:“快来看哪,找到虫草了!”我们一帮“看客”一窝蜂地跑过去。原来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藏族群众找到了一根虫草。只见草丛中露出一根半截紫红半截白色的草头,高约两厘米,仔细看时,果然与旁边其他的草截然不同。藏族群众小心地用小锄将虫草挖出,然后小心地将裹满黑泥的虫草捧在手心里让大家观看,脸色漾着幸福喜悦的笑容。

在西藏,只有本村藏族村民才能在本村挖虫草,并要查验身份证、户口簿和虫草采挖证。我作为外地人是不能采挖虫草的,因此只能在一边看。闲着发慌,便用相机给孩子们拍照片,并通过显示屏让他们看,他们兴奋得咯咯笑,相互取笑着,甚至高兴得在草地上直打滚。这些藏族孩子,可能长这么大还没照过相呢。

640.webp (2).jpg

转眼过去了近两个小时,一些运气好的藏族群众陆续有了收获,兴奋地把虫草展示给我们看;几位颗粒无收的藏族群众有些沮丧,但却毫无抱怨,一脸平和。在比我们高远得多的山脊上,还有很多藏族群众在辛勤采挖,不知道他们收成如何?

这些年,随着冬虫夏草市场价格的水涨船高,那曲地区许多“草民”(即采挖冬虫夏草的藏民)成为藏族群众中先富起来的一批。虽说冬虫夏草让许多农牧民致了富,但虫草产区也有一些人并没有能沾多少光。虫草是要每家每户自己上山去挖的,挖多挖少有很多运气成分在里面,挖得少收入就少了。还有生病的残疾的藏族群众,他们爬不了山,挖不了虫草;由于青藏高原紫外线强烈,没有防护条件的藏族群众患眼疾的很多,有的年纪很轻就患了白内障,他们连视物都困难,更别说搜寻虫草。

那曲地区的天气是非常善变的,到了傍晚时分,突然下起了很大的冰雹,我们和藏族群众们赶忙下山逃回。冰雹足有黄豆大,一会儿地面就覆盖上了一层白色冰晶。我把冲锋衣的帽子戴上,头依然被砸得生疼。几位藏族孩子用小手包着头,被冰雹砸得龇牙咧嘴,但却仍一路打闹欢笑着,显然他们对这种天气已司空见惯。蓦然回首之际,我惊讶地看到山上竟然还有藏族群众身上裹着塑料薄膜遮挡着冰雹,坚持匍匐在草甸上搜寻虫草,拉近镜头来看,那显然是一对藏族夫妇。我的心里浮起了一丝强烈的震撼和感动,他们如此执着坚守,难道仅仅是追求多一些收入?也许是家里有老人小孩急需用钱,也许是苦难相伴考验着他们爱情的忠贞,我祈祷神灵能够保佑他们多挖到一些虫草。

看看天色将晚,我们也开始启程回那曲地区行署。通过半天相处,我们与采挖虫草的藏族群众之间竟有些恋恋不舍,孩子们也停止了打闹,静静地目送我们。

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藏族群众采挖虫草的艰辛。采挖虫草的时节只有一个月时间,藏族群众每天挖得多的能挖二三十多根,少的可能两三根,甚至空手而归也不少见。看了藏族兄弟采挖虫草的艰难,感到虫草真是珍贵得有理由啊!

一天的虫草采挖观摩体验之行,我深深地感受到藏民群众朴实乐观的生活态度。与内地发达地区相比,藏族群众的生活条件可谓艰难。但他们的并不以苦为苦,从不抱怨命运,脸上始终洋溢着乐观善良的笑容。虫草有没有挖到,挖得多挖得少,他们似乎并不特别在乎,他们只是觉得这时候该挖虫草而已,这与白天该干活、晚上该睡觉是一样的。






上一篇:单车情缘
下一篇:西藏的礼仪,你了解多少?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