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收藏西ManbetX手机版登录

四川成都西ManbetX手机版登录户外俱乐部

查看: 1887|回复: 0

那些漂在拉萨的酒吧女老板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11-18 14:13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免费注册

x
在拉萨,以八廓街为中心,酒吧或疏或密地散布于四周处,与八廓街结成一张神秘的网,网罗夜晚游走的各色人群。它们,有不同的故事、特色、文化底蕴。而相同的,是一样悠游的情调。它们和拉萨白日的慢生活一道,共同构成拉萨的柔软时光。

640.webp.jpg

无数停留或远来拉萨的人,在酒吧里把酒言欢、发泄放肆,或者借助酒吧探寻这座古老城市的新鲜活力……而流传于街头巷尾的、千千万的故事也总产生于此,人们谈论故事,参与故事,每一个平凡的夜晚,拉萨的酒吧都演绎着不平凡的人生。

拉萨的酒吧老板们,是这座城市酒吧文化的缔造者,他们带着西藏和酒吧的梦想而来,恣意挥洒雪域高原的快意人生。

登山女人和酒

酒吧自然与酒有关。不同酒吧有不同的酒水配置,这也许更多的取决于酒吧老板的喜好和品位。想象中的酒吧老板,都是把酒高歌的豪迈人士。

640.webp (1).jpg

江姐爱酒。十几年前还在读书时,江姐就痴迷于酒。当她终于可以开一个酒吧的时候,自然要把这种爱好放大到极致。她的酒吧,品种极丰富,可以说是拉萨酒种类最多的酒吧。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你喝不到。酒吧里还供应特色鸡尾酒,传统的或是酒吧自创的,随你挑选!如果刚好从纳木错回来,可以点一杯“藏蓝”,因为这杯酒的灵感来源正是圣湖。

江姐不但让大家喝酒,还推广主流的酒文化,让无酒不欢的藏族同胞尝到更多的酒,了解自身之外的杯中世界。为此,酒吧会不定期地举办一些品酒活动,让顾客可以尝到一些物美价廉的酒。

除了喝酒,江姐还喜欢登山。她想要的是:在西藏,上山攀登,下山喝酒,如此方为快意人生。她的酒吧里,每晚不间断播放国内外的一些攀登视频和纪录片,包括雪山攀登、攀冰、攀岩、滑雪,而作为一位知名攀登者,江姐也参与了登山电影《巅峰记忆》的拍摄,可以说登山几乎成了她生活的首要任务。

640.webp (2).jpg

知道登山者最快意的两个时刻分别是什么吗?

一是成功登顶,这意味着征服与成功;二是在大本营的帐篷里煮杯咖啡,这意味着温馨和从容。

攀登过希夏邦马峰、乞力马扎罗等著名山峰的江姐是一个登山爱好者,在她数次登山的过程中,最心醉的是在大本营和队友们一起缩在帐篷里看电影、喝咖啡、聊家常的那一小段时间——那是她登山的起点和终点,出发前的兴奋和回归后的感恩交织在一起的地方——这些感觉都直接体现在她后来开设的酒吧里。整个酒吧的装修参照帐篷的样式来设计,在60平的小屋内,她运用人造牦牛毛做成帐篷式的屋顶,细节装饰贴合帐篷内的摆设,简洁紧凑却五脏俱全。由于自身把大本营的帐篷当做家,她希望酒吧能给所有登山和户外爱好者有一种家的亲切感。

江姐到底是因为喜欢酒才开的这个酒吧,还是因为喜欢登山才开的?很难说清楚,两者在一种很微妙的氛围中慢慢融合,一定要问究竟,她自己也不清楚,反正事情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发生了,酒和登山,两者都是她所爱,此爱好不分前后顺序。

不爱喝酒的酒吧老板

阿君也是酒吧老板,但与江姐不同,她不喜欢喝酒。她只是看别人喝酒,“很讨厌喝醉的感觉。”不过有时候也会经常喝高,可能在她看来,喝醉之后,容易情绪失控,或者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来。

阿君是一位美女,一位会敲非洲手鼓的美女,精致的容颜让人不敢猜测她的年龄。阿君斜仰着头,双手轮番拍打着鼓面,鼓沿发声轻快,鼓心浑厚。当节奏和音调统一之后,传递给听众的便是从大地深处传来的热情洋溢的异域风情。

阿君给我们拿来酒吧菜单,每一张都是自己亲手画的,不同于其他酒吧的小资画风,这个很明显就可以看出具有专业水准。果然,问她之后,她回答说自己是做平面设计的,“天天想策划想得头疼,每次案子分下来,我总是要熬到最后一天才做出来。”虽然那时候收入还不错,但是阿君做了几年之后,觉得如果一辈子这样下去,“想一想就觉得那是一件可怕的事情。”

于是阿君离开了生活了十年的广州,到了云南丽江,在这个国内第一小资、艺术家的集散地里,阿君认识了许多热爱音乐的朋友们,也是在那时候,开始自己学习非洲鼓。

问起为什么离开丽江到拉萨,她巧妙地转换了话题。

“我认为美丽是由内而外的,也就是传说中的心灵美,如果没有气质,五官再端正,给人的感觉也是毫无生气,如同模特一样,再美,你也不会因此而震撼。”

在问了许多问题之后,对阿君的年龄,终于大致有了猜测:从她上大学开始,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7年。

离开丽江之后,她重新做回上班族,“可以四处出差,而且公司福利比较好。”但是三年过后,她又想离开江湖了,这次去哪?丽江是不能回去了,那比丽江更好的,是哪里呢?

答案只有一个——拉萨。

2011年,阿君到了拉萨,随后开始四处旅行,年底,听说一个酒吧老板想将酒吧转让出去,她立马托熟人给那个老板打电话,“你一定要留给我!”阿君皱起鼻子,回忆着当时的情景。毫不犹豫地盘下酒吧之后,阿君除了更换掉酒吧内的软件设施之外,没有做其他的改动。在阿君看来,她只需要这么一个温馨的,属于自己的小地方。

“虽然转让费很高,但是这里的房租便宜,所以生活压力也不会很大。”酒吧原来有很多回头客,加上新认识的朋友们,生意一直也还不错。

“离开丽江后的三年,很少在所在的城市遇见丽江的朋友。在拉萨一年,当年丽江最好的朋友纷纷而至,跟他们的相聚,把我带进最美好的曾经,尽管那里物是人非,离开以后,大概记忆就自动刷新,不烦恼那里的事,却留下美好的人。”而阿君的生活主题,也因此而改变,有朋友来,有朋友走。要欢迎,要送别。

640.webp (3).jpg

“昨天刚刚为一位朋友践行,所以今天就起晚了,没有去进酒。很多酒都喝断了货。”

在拉萨经营酒吧的老板之中,阿君是个很特殊的存在,其他老板总是日落而作,日出而息,拉萨灿烂的阳光几乎与他们无缘,晚上的星光也多半在推杯把盏间被忽略掉。问到阿君这个问题,她似乎觉得不可思议,“怎么会!我之所以选择经营酒吧,就是因为它的营业时间都在晚上,我在白天可以有很大的自由,晒太阳,逛街都不用被约束。”

阿君的酒吧很小,每次洗拖把,都要去对面的院子里,虽然有点不方便,可是她却很高兴。因为过去总能碰见有藏族同胞对着她笑。在她看来,拉萨很好,很原生态,藏族同胞们都是友善的,尽管阿君跟他们交流不多,但是这里居委会的藏族同胞们,大家平时看见,总会和善地一笑,“我也不想介入他们的生活,我知道,在城市里工作,无论是谁,都会有压力,导致笑不出来,所以我就只想做一个过客、看客,这种感觉蛮好。”

从广州到云南,再到上海、贵阳、拉萨。阿君的生活似乎总是有云游四方的感觉,“停不下来,如果找到下一个地方,比拉萨更好,我肯定毫不犹豫地再次上路,但是似乎这种可能性已经没有了。”阿君皱着鼻头,有点开心,又有点儿遗憾。

640.webp (4).jpg

在拉萨,似乎每个酒吧,都有许多老板,或者有许多能当老板用的朋友。阿君后天就要去尼泊尔,酒吧自然就只有交给朋友帮忙照看了。

现在坐在酒吧里喝茶的几位“茶客”就是她的朋友。此刻,他们正火热地讨论着,穿作训服的孙哥在那曲援藏了两年,正在跟朋友们讨论内地的生活。在讨论中,孙哥的辩证法观念十分清晰。

“江浙两地的家族门阀观念很严重,很多东西,包括儿女的婚姻都是筹码,我很不喜欢。”坐在孙哥对面的六十是一位漂亮的女生,言辞也很激烈,而孙哥对此却有另外的看法:“我却很喜欢那边的状态,家族的概念现在已经十分薄弱,现在也只有在那边还得以保留,从某个角度来看,这也是值得珍惜的。”

可能很多人没有想到,在拉萨的一条普通的巷子里面有一群普通的人,正以常人不能及的高度,来看待某些问题。

拉萨午夜High到曲终

和酒一样,音乐也是酒吧不可或缺的元素。

林雪峰自从毕业以来,就和酒吧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作为一个乐队的鼓手,他在各大中城市的酒吧里做过不少演出,一处处地换地方,看每个不同风格的酒吧,他心里自然是有强烈期许的,几乎是此生最大梦想——拥有一个酒吧。后来因为做生意来到拉萨,偶然看到了一个酒吧的转让信息,“有一种梦想照进现实的感觉。”

他盘下酒吧后,把原来“越野”的主题改成了他的拿手好戏——音乐。酒吧里悬挂着一幅巨大的画——鲍勃马利——雷鬼音乐的鼻祖。“每到周末,就会有西藏大学音乐系的男孩到这里来唱歌,他们喜欢鲍勃马利,崇拜他到极致,也把头发梳成他那样的小辫儿扎起来,挺有意思。”

放在鲍勃马利下方的是架子鼓和各类乐器,每晚十点半,这里就会有小型演出,根据现场的气氛来定音乐类型,一直会High到午夜。酒吧自己有一个乐队,通常是3~4人,并不固定,演唱流行乐,间或有乐队的原创音乐和客人见面。当年这个乐队还出过一张名叫《黑色鹰魂》的专辑,在全国销量并不高,却有足够的诚意。

晚上十点,林雪峰才开始吃他今天的第二顿饭,由于前一晚陪客人喝太多酒,他显然有一种睡眠不足的疲惫感,眼睛没有光彩,眼袋重重垂下。对于他的生活来说,下午两点才是一天的清晨,吃饭也不能称为早、中、晚餐了,有一顿,算一顿。他扁扁嘴说:“就是这样的生活,自从做了酒吧老板,我看到酒都会有点怕。”

一边吃,林雪峰还一边教他酒吧的合作伙伴——女孩安安打手鼓。他拍打着,身体也跟着有韵律地摆动起来,整个晚上,只有这一刻,他暗淡的眼神才会倏然亮起来,像黑夜里猫的眼睛。忽然音乐响起,乐队中一个彝族的男孩开始唱起情歌。林雪峰说:“乐队只是常驻演出,还有一些搞音乐的朋友,或者是一些比较知名的乐队歌手来到拉萨,都会到这里来坐一坐,即兴地演出表演。”他很喜欢这种随意的氛围,不刻意安排的演出恐怕是世上最精彩的演出,就像自由的灵魂,没有拘泥和约束。他印象很深的是,有几个新疆的男孩带着新疆的乐器来玩,那种他叫不上名字的琴弹奏的音乐非常好听,男孩们用长长的指甲轻拨琴弦,那清脆又嘹亮的琴音立刻传满了屋内的任意角落。他说,那一晚酒吧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干净辽阔之感。

午夜十二点,拉萨的夜深了,酒吧里的音乐仍在萦绕。林雪峰的精神恢复了,颇有兴致地和客人喝酒聊天。他们是这座熟睡城市的唯一声响,活跃在每一个安宁静谧的夜晚。
摘自:黄鹤楼庄园




上一篇:西藏,那美好的一瞬间!
下一篇:为何说南迦巴瓦才是最美丽的山峰?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